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从容的编织窝

品味生活......

 
 
 

日志

 
 

24\25\26  

2014-06-22 10:4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股市鬼才的风水传奇-------股市风水录》
第24节

作者: 虎歪歪
日期:2009-10-28 22:18:00

  单飞神色黯然道:“十二年了,自从我退出期货市场已经整整十二年了,我也没想到现在竟然还会有人记得我的名字。”
  路远道:“想当年,单飞这个名字在郑州粮食期货交易市场里是如雷贯耳啊。红小豆的期货价格基本上是被你操纵了,但是在九六年底那一次著名的期货事件中,有人传说你爆仓出局,以后便再也不见身影,不知所踪。”
  单飞听了摇了摇头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当年红小豆的交易额小,比较容易控制。后来便有了几家证券公司想来参与。他们也知道我在红小豆期市上的地位,但是并没有把我这一个挂靠在别的公司下的私人参与者放在眼里,想把我清除出去,和我唱起了对台戏。由于我当时是做多,他们便疯狂做空。但是他们低估了我的实力,我不断吃进,由于我当时在红小豆市场是风向标,各路资金都蜂拥而上,一起做多,价格是节节攀高。由于他们前期做空的太多,我知道当时就是在现货市场上他们也买不到这么多的红小豆进行平仓。我就准备在高价逼迫他们买进,没想到就在最关键的时候,莫名其妙的上面查起了我的资金来源,各大银行以我违规使用资金的名义要收回对我的贷款,一夜之间,形势逆转。几天之后,我便全部爆仓,一无所有。”

  路远道:“别看前辈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是可以想象,当时场面一定是惊心动魄。”
  单飞继续说道:“从此以后,我就对投资心灰意冷,随便找了个工作,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和别人下下围棋,日子过得反而比那时候更加充实。”
日期:2009-10-28 22:20:00

  说着单飞站起身来,对路远等人说道:“好了,我欠你们的条件已经全部还给你们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路远等人也起身相送,在门口,路远突然又问道:“我还想请教前辈一个问题,能赐教一下吗?”
  单飞扭头看了看路远,笑了起来,道:“可以,看在你还记得我名字的份上,你说吧,什么问题?”
  路远:“我想用几百万在两个月内击败一个拥有百倍于我的对手,首先应该怎么办。”
  单飞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没可能,没有一点可能。这一点,你想都不要想。”说完,转身飘然离去。
日期:2009-10-28 22:21:00

  某证券公司楼上。陈兵独自坐在设施豪华的一间大户室内,正紧紧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紧张的观察着股票的那只黄白相交的线,分析着每一笔成交。现在陈兵就是准备把大明发电剩下的一小部分股票清仓。
  虽然作为罗绍阳手下的首席主操盘才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但是陈兵现在感觉自己已经像一只已经羽翼丰满的老鹰,完全可以在证券这个投资市场里自由翱翔了。陈兵端起身旁一杯柠檬香草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在他的自我感觉里,这样喝茶才显得富有情调。
  陈兵看了一会盘面,然后看着身边的十部内线电话,这十部电话每一部都通一个副操盘手,而每一个副操盘手都控制着一个帐号,陈兵就是通过这几部电话来发号指令。陈兵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盘面,拿起五号电话发出指令:“在大明发电的卖五位置挂一万手单子,五分钟后撤掉五千手。”放下五号电话,陈兵接着又拿起十号电话:“做好准备,五分钟后把卖五的一万手大单买进五千手。”由于这些副操盘都不能互相联系,所以这些人并不清楚他们老板的炒作意图。现在在卖五的位置挂上大单,这样能引起一些散户的注意,几分钟后在大单扫掉,会给人以有主力资金强力入驻的感觉。过了一小会,大明发电的股价还在刚才价位上定格不动,陈兵看了看时间,感觉差不太多了,便拿起另外一部电话:“马上扫货到卖四的位置。”然后又拿起八号电话:“卖五大单一走,马上以小拖拉机单把你目前手里的大明发电的股票全部抛掉,有多少卖多少。”放下电话,陈兵自己摇了摇头,暗暗骂道:“明明两个帐户就可以搞定的事,姓罗偏偏非要搞的这么复杂。”

  大明发电的价格走势果然和陈兵预想的一样,在卖五的大单被吃掉以后,果然有很多的资金进来抢货,看着节节攀升的股价,陈兵又不停的给另外几个电话发去指令,让他们把手里所有的大明发电的股票全部抛掉。到收盘时,陈兵按报上来的数据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几个帐户全部抛空,只有十号帐户上还有区区的五千手。
日期:2009-10-28 22:22:00

  陈兵满意地往身后沙发上一躺,身上的手机却又打扰了他刚刚放下的心。陈兵接起电话,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声音。
  这个电话是想和陈兵合作的一只小型私募资金打来的,本来和陈兵商量联手做罗绍阳选中的那只ST股,没想到陈兵在试探罗绍阳的时候被一口回绝了,然后陈兵只能按罗绍阳的指令弃庄, 损失的钱在罗绍阳眼里不算什么,但是由于罗绍阳抛售照成的股价下跌,使这家不大的私募资金损失了一笔不小的数目。这次对方给陈兵打来电话显然不是什么善意,陈兵小声的给对方解释着,希望能取得对方的谅解。而对方并不满意陈兵的解释,因为对于一只私募来说,赚到钱才是硬道理。放下电话,陈兵也踌躇起来,对方不依不饶的态度也让他有些害怕,毕竟这些不太正规的私募资金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陈兵原先以为自己已经是主操盘手了,多多少少能有一些决定权了,没料到所有的事情还得是在罗绍阳的指挥下进行,自己确实就像路远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机器人。想到这里,陈兵有些后悔当初预先收了对方的二十万块钱。现在对方逼着自己给他们找回损失,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陈兵只能答应对方,自己会将罗绍阳下一步的操盘计划给弄到手。

  陈兵猛吸了一口气,照着自己脸上使劲来了一个大嘴巴子,对自己惹火上身的行为懊恼不已。然后又长嘘了口气,点上棵烟,往沙发上使劲一躺,盘算起自己下一步的计划来。
日期:2009-10-28 22:23:00

  路远家里。
  送走了单飞后,路远看着割肉机道:“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和老易真的可能被困死在山上了。”
  割肉机听了路远的话赶忙说道:“可不要这么说,其实从那天你和罗绍阳争吵之后,我就把你当成自己人了。”说到这里,自己也有些不太相信的道:“你说这事还真是巧,我见了单飞之后,他竟然非要拉我下一盘棋,赢了他才能答应我的要求。他是不知道,我年轻时曾经做过几年的职业棋手,要想赢他,虽说不是太容易,不过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路远听后,沉默良久,才道:“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天意!”
  易天行道:“世间之事,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割肉机点点头道:“是啊,这个罗绍阳是不会明白这个道理的。不过,路先生,我也想具体知道罗绍阳是怎么把你的公司骗过去的。”
  割肉机问的这个问题,其实易天行也早想知道了,但是看路远一直不愿意主动说出,自己也不好意思追问。现在割肉机问出这个问题,易天行也好奇的看着路远,心里也想知道答案。
  路远想了想,道:“这件事其实也不是那么复杂,我不愿意对别人说的真正原因,其实是我到现在也不愿意面对这个现实。今天既然周先生问起来了,我也得坦诚相对,我就把这件一直耿耿于怀的事对你们说一说吧。”
  “当年罗绍阳进了我公司不久,在我公司的一次招聘会上,来了一个女孩,叫刘红越。在面试中表现的是非常优秀,举止稳重,谈吐也落落大方,不但征服了我们公司的几位评审,更给我流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于是,在她到公司上班没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便把她调到了我的办公室当上了我的秘书。”说到这里,路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经理和秘书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俗的故事,可惜我当时年轻,自然也未能免俗。”

  “刘红越当上秘书之后,工作是尽心尽责,有时还能直言不讳的指出我工作当中的一些错误,经过一段时间,使我对她已经有了相当大信任感。”
  “当时罗绍阳在公司也表现出了极强的工作能力,但是她当时对罗绍阳的态度却是非常的冷淡,甚至还有些反感。在私下提醒过我好多次,不要太过于相信罗绍阳。我当时年轻自负,每次都是哈哈笑过,不以为意。他俩就是一直就以这样可以说是矛盾对立的关系存在公司里,直到最后,我才知道,这一切原来是罗绍阳从一开始就策划的一个骗局。”
《股市鬼才的风水传奇-------股市风水录》
第25节

作者: 虎歪歪
日期:2009-11-2 6:16:00

  “首先罗绍阳拟定了一份股票的操作计划书,在我同意后他便开始建仓。经过几个月的操作,手里已经有了足够的筹码,这时如果按照原计划,已经可以抛出赚一大笔钱了。但是罗绍阳又找到了我,说他非常看好这只股票,如果现在就卖掉,感觉非常可惜,要求再加大投入力度。由于罗绍阳到了投资部以后,非常漂亮的操作过两只股票,所以我对他也是非常的信任,再加上当时大盘形势也是非常好,所以又给他追加了一部分资金。后来他又申请过两次,我都同意了,就这样一直不断的追加资金买入那只股票。我秉承的原则就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所以当时对他一点也没有怀疑。”

日期:2009-11-2 6:52:00

  “后来,由于久久不清仓,终于赶上了零一年六月那次股市的暴跌。其实罗绍阳就是等待这样的机会,等我向他征询意见时,他说了两条方案:一是不计成本的抛售,由于操作失误造成了公司的损失,他将会引咎辞职。我对他说这是最傻的办法,这条肯定是行不通的。然后他就说第二条是举牌收购我们重仓持有的那只股票,全面进入该公司的董事会,参与公司的业务。罗绍阳所说的第二条恰恰也是我想做的,在那样的情况下,举牌确实是相对比较理想的一个办法。我当时也想把我这个单纯的投资公司转型,因为只靠买卖股票风险太大。我也想来通过资本运作一家有实业的上市公司来完成我更大的梦想。所以我就同意了罗绍阳的第二个办法。”

日期:2009-11-19 8:40:00

  “完成举牌要约收购以后,我们在该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并没有足够的话语权,这也是在我意料之中的,因为我们的股份所占比重还是偏少。于是我便决定从二级市场继续增持该公司股票,以达到绝对的控制权。为了避免再次举牌,同时也是为了避免该上市公司的注意,我决定从另外一个城市再成立一家独立的公司来完成这次增持计划。法人我当然选定的是罗绍阳,但是实际控制人仍然是我。为了能够完全的掌控财务状况和罗绍阳,便让我一直认为和罗绍阳有些矛盾的刘红越去做了财务总监,所有财务动向必须有我和罗绍阳两人的签字才能进行。”

日期:2010-1-23 23:36:00

  “当时我的目的就是要该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权,也就是持有该上市公司股份要达到51%以上。但是要达到这一目的,收购资金至少需要两个亿。而当时我公司的实有资金只有几千万,为了完成这次蛇吞象的计划,我又通过银行部门朋友的活动,和罗绍阳担任法人的那家公司各自互相担保贷款六千万,这样收购的资金基本上就凑筹备地差不多了。2004年2月5日,我指使罗绍阳以他公司的名义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某上市公司部分股权。2月20日,又向那家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书,以每股2.25元的价格收购该上市公司股票,以收购股权51%为目的。

日期:2010-1-24 1:13:00

  上贴作废!!!贴成修改以前的稿了。
  “举牌后,我们占有了这家上市公司的23%左右的股权,这样的持股比例使我们在该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上并没有什么话语权,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的股份所占比重还达不到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于是我便决定从二级市场继续增持该公司股票,以达到绝对的控制权。但是《证券法》规定:通过证券交易所的买卖交易使收购者持有目标公司达到法定比例的30%,若继续增持股份,必须依法向目标公司所以股东发出全面收购要约。如果继续增持,肯定会触发全面要约收购,那样,这家上市公司会做反收购,增加我的收购难度。于是我决定从另外一个城市再成立一家独立的公司来完成这次增持计划。让新成立的公司买进28%的股份,然后再转让给我,就可以完成对这家上市公司的控制了。法人我当然选定的是罗绍阳,但是实际控制人仍然是我。为了能够完全的掌控财务状况和罗绍阳,便让我一直认为和罗绍阳有些矛盾的刘红越去做了财务总监,所有财务动向必须有我和罗绍阳两人的签字才能进行。当然,罗绍阳的签字只是用来应付部门检查的,所有的实际工作其实都是由我来操作。”

  “要达到收购28%这一目的,收购资金至少需要一个亿。而当时我公司的全部资金基本上全部都压在这只股票上,为了完成这次蛇吞象的计划,我先后从朋友那里拆借了四千万的资金,我又通过银行部门朋友担保贷款了六千万,这样凑齐了钱,然后把这部分钱通过地下钱庄转给了罗绍阳名下的公司。”
  割肉机听到这里插嘴问:“为什么要通过钱庄转过去呢,直接把钱划过去不行吗?”
  路远道:“直接划是不行的,这么一大笔钱这样的进出很不正常,年审查账时会被查出来的。如果通过钱庄,通过他们洗钱,再做一本私账,就没什么问题了。”
  割肉机吃惊地道:“洗钱?你这可是违法的啊!”

  路远苦笑了一下道:“是啊,当年年轻,胆子大,轻易相信别人,盲目自信,这些都是我的致命缺点,现在想想,那时候我做得很多事情都是极不靠谱的。”说完,沉默了一小会,接着说道:“把钱转到罗绍阳名义的公司后,我们的收购资金基本上凑筹备地差不多了。然后我便在罗绍阳名义的公司下在二级市场买进。一切都很顺利,按规定买到5%举牌,然后买到股份的28%。等到这一切完成,2004年2月5日,我便以投资公司的名义发布公告称,拟收购某上市公司部分股权。2月20日,又向那家上市公司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书,以每股5.25元的价格收购该上市公司股票,以收购股权51%为目的。”

  “做出要约收购以后,这家上市公司虽然做出了反收购,但是他们肯定是徒劳的,因为的以罗绍阳公司名下持有的28%肯定是会转让给我的。
日期:2010-1-24 2:17:00

  “因为股权转让要经过证监会批准,所以要有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上报给证监会。于是,我和罗绍阳便又弄出了一份协议。待到证监会批准后,我兴高采烈地入驻上市公司,准备雄心勃勃地大干一场。没想到,两个月过后,突然接到了一张法庭的传票,上面称罗绍阳要求我公司按照股权转让协议付清他转让股权应该所得的资金。我当时就懵了,因为罗绍阳名义下的公司所买股票的钱本来都是我出的,所谓股权转让只是左手拿右手罢了,股权转让协议只是为了上报证监会需要才弄出来的,没想到,这个协议成了外人看起来铁板钉钉的事实——股权转给我了,但是我并未付钱,而现在罗绍阳就要这笔钱。”

  “由于其间我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说出来的,比如通过地下钱庄转账、暗箱操作股权转让等等,而罗绍阳拿出的证据确是准备的十分充足,所以这场官司我注定是输家,法院判定我付清罗绍阳股权转让款一亿一千万。”
  “当我能把那些股票资产全部处理掉,换来的钱先还给朋友和银行后,把手里剩下的一亿元给罗绍阳时,姓罗的竟然对所差的一千万不依不饶,非逼着我写欠条,当时是刘红越讲情,这才算给免了,”
  割肉机和易天行虽然对收购方面不是太了解,但是大概还是能明白路远所讲的事情。割肉机和易天行明白,路远讲的只是大概,事实上应该更为复杂,同时也为罗绍阳如此决然的翻脸无情感到惊诧。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